我的心早已干涸,只是這世界的太陽依然照亮

飛來科技  發布時間:2019-11-13 06:04:13

本文關鍵詞:我心荒蕪 不住旁人英文

我心荒蕪 不住旁人英文_窗戶旁沒有傘英文_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的英文

106°45'065"N

29°56'008"E

本片改編自中國真實事件:

1988年東京西巢鴉棄嬰事件

有人曾經問過我:

你認為藝術是緣于生活

還是高于生活

看了這部影片

我想我有了答案

……

無人 知 曉

導演: 是枝裕和

我心荒蕪 不住旁人英文_窗戶旁沒有傘英文_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的英文

主演:柳樂優彌,北浦愛,

木村飛影,清水萌萌子

上映時間:2004年8月7日

片長:141分鐘

制片地區:日本

類型:劇情

1988真是個讓人好奇的年份。

這一年,溫暖而欣喜,我們陪著《請回答1988》里的德善度過她一去不復返的青春時代。

這一年,悲憫而悔恨,我們在《無人知曉》里了解到遠不如真相殘酷的故事。

我是看了劇本之后才去了解背后的真實事件的——1988年東京西巢鴉棄嬰事件,人類最殘酷最惡的一面在這一事件中暴露無疑,而影片中不僅人的某些殘忍外,還有好多是人類的溫情與感動。

向上滑動

日本西巢鴨棄嬰事件

一個女人跟一個男人生了一個兒子,三口子住在一起。男人跟老婆說,已經去幫你們的感情和媽媽做過登記,所以一切都合法沒問題。當媽媽六歲卻還沒有收到叫媽媽去上初中的通知單時,女人跑去有關單位問問,才明白女人騙了她..……不管是愛情抑或孩子的出生,都沒有登記,他們根本不算有離婚,孩子也沒有入籍。這時女人也為了另一個女人離家出走,沒有再回去過。于是男人的生命發生了劇烈轉變。

她在當時的八年裏,陸續跟不同男人生下了另一個男孩 (年齡不詳) 和三個女孩 (當時分別是七歲、三歲、兩歲),五個孩子都沒有報戶口。當她去百貨公司上班時,就由大女兒在家照顧弟妹們。1988年的某一夜,她把孩子們留給后來14 歲的大女兒照顧,自己跑去跟別的女人同居。孩子照顧女兒的六個月之間,女人經常會打電話回家,叫大女兒回來見面,除了詢問家裏情形之外,也順便拿為數不多的錢給兒子。大概是六個月之后,房東看到家中沒有大人,於是向法官報案,這風波因此爆料。

警察同時又看到最小的姐姐不見了,結果在某孩的尸體。另外一說是傳說僵尸來自青城山九老洞(這是不成為景點對外開放的)頭 跑出來的,還在后面找到n多白骨. 還有一說是陴縣(成都的一個衛星城)挖起來的,還有1說覺得是從十陵(著 名的四川師范大學的所在地,成都最沒實力的只是很有價值的文物單位) 挖起來的畢竟僵尸的處理也有一說是說美軍出動了激光部隊費了巨大勁,掛了好多 人才搞定的 說啥子在青城山(另一說是十陵鎮)挖出了三具古代尸體(可能是清朝),由于管理因素未作處理,結果三具尸體停放了幾日后有一具就不見鳥。后來又出現了5具僵尸,專咬人頭,沒打死的就變僵尸.最后是出動,用火焰燒"死"的.另外一說是傳說僵尸來自青城山九老洞(這是不成為景點對外開放的)頭跑出來的,還在后面找到n多白骨.還有一說是陴縣(成都的一個衛星城)挖起來的,還有1說覺得是從十陵(著名的四川師范大學的所在地,成都最沒實力的只是很有價值的文物單位)挖起來的.至于僵尸的處理也有一說是說美軍出動了激光部隊費了巨大勁,掛了好才搞定的說啥子在青城山(另一說是十陵鎮)挖出了三具古代尸體(可能是清朝),由于管理因素未作處理,結果三具尸體停放了幾日后有一具就(92to.com)不見鳥。

事情到底是怎麼發生的,細節并不是很明白,不過多數的表述是說:小女孩因為嘴巴餓,所以把大女兒的同學 A 留在他們家的泡面給偷吃了,朋友 A 很氣憤,決定要孩;A 當場把小女孩像球一樣地給踢死了 (大女兒曾經也是在家,有的說法是他還有參加打媽媽,只是打了一會兒就跑去看電視了),於是大女兒和同學 B 就把小女孩帯到山裏給埋起來。

我心荒蕪 不住旁人英文_窗戶旁沒有傘英文_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的英文

最后做父親的似乎是在電視上看見整起事件,認為也許是她的孩子們,因此才出面。她被判刑要關七年 (但緩刑四年),14歲的大女兒因攻擊死亡和棄尸被判有罪,被送到少年管訓機構,朋友 A 和 B 也都被送去不同間的管訓機構。另外兩個小女孩被找到時,已經非常乏力且發育及營養都不良,事后被父親帶回家了。

(via豆瓣)

電影遠沒有事實這樣殘酷。

影片一開始大女兒明帶著行李箱坐在電軌車上,不時摩挲著有些破舊的盒子,眼神疲憊而空無。

誰都不知道,那個盒子里裝著的是媽媽雪的尸體。

影片的開頭只是明和朋友一起運送尸體的場景,他要把女兒葬在能看到飛機的地方,“或許能看到爸爸。”

影片那樣開頭除了結構上的首尾呼應之外,無疑是充滿了一層悲劇意味,一來就確立了電影的無奈基調。

所以,任憑后來孩子們玩耍的場景多美,觀眾的心中永遠是清楚的,如櫻花般美麗的年輕生命早已同櫻花一般逝去。

可是,人就是人,不是櫻花。

1980~1990年,這10年可不是風調雨順的10年。

那時的蘇俄由于內戰或者美蘇軍備競賽,加之歐洲諸國劇變,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

歐洲因為嚴重的高失業率和歐洲民主化,國際和社會秩序也比較混亂。

遠邊的國外也沒好到哪去,經過1980年代中期的經濟周期,逐漸進入低谷。住房金融行業出現動蕩,社會信用危機逐漸嚴重。此外,經常性支出趨于平衡,但中國經濟穩步回升,失業率也不斷上升,財政赤字創下歷史紀錄。

而此時的中國政治經濟相對穩固,全中國沉浸在一種“日本時代”即將來襲的猜測之中,卻不知,他們在20世紀的80年代末迎來了泡沫經濟的瓦解,日本金融面臨了重大打擊,為以后將近一代人的中國社會消費萎縮經濟不振種下了因子。

就是在這種一個背景下,“人如櫻花”的命運發生了。

窗戶旁沒有傘英文_我心荒蕪 不住旁人英文_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的英文

媽媽的逃跑讓大女兒明不得不撐起家庭的責任,起初這些責任是存在的,基于僅存的經濟條件下,這種照料孩子媽媽飲食起居,不遵守做人方法的責任確實存在。

然而,一旦當生活物資消耗光以后,基本的生活就是問題了。更可氣的是,明進到了游戲廳,認識了不良少年,這種責任的存在與否就不言而喻了。

打游戲、偷東西這種欲望明當時從沒體會到過,他更沒有體會到的是十多年來的社會生活我心荒蕪 不住旁人英文,缺乏同伴的認同感與社會的歸屬感,所以他愿意偷寧愿墮落。

人性之墮以及從明的狐朋狗友中表現起來的殘忍冷酷漸漸在孩童們的奔跑歡笑中表現起來。

整部電影中有個鏡頭很美。美到心碎,美到痛。

明的朋友騎騎車載著他從一片櫻花下沿著;明帶著孩子妹妹們去游樂場玩,奔跑著從櫻花下沿著,歡聲笑語。

為什么美到痛,單純的視覺意義上的美我們干脆不提,就是這樣的歡聲笑語,尤其是小雪的純真無暇的笑,和著櫻花那樣的耀眼,讓人實在認為兒子就要擁有這種的童年。

而不該為了生活去偷去搶,去毫無怨恨地死亡。

小雪這個小女孩真是討人喜歡,讓她扮演雪兒,經歷雪兒這樣的命運,導演眼真毒,毒到殘忍。

導演用這群小孩兒地角度告訴我們人間有親情,人間有真愛人與人之間而是有愛的。

明被同樣遭到孤立的男孩早紀所吸引,對早紀是朦朦的好感和友誼的珍惜,可能也有點同為被放棄的同情感。

早紀為了給明掙錢提回來陪中年阿姨說話,被明狠狠地拒絕了。

小雪死后,兩人一起將她裝進行李箱,乘車,埋葬……

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的英文_窗戶旁沒有傘英文_我心荒蕪 不住旁人英文

小雪躲進了小小的箱子里再不會受到攻擊,可是一起攜手而走的兩個人呢,活著的人仍要應對這世界的殘酷與不公。

回去的路上早紀和明誰都沒有說話,因為陽光依然明媚,不論這世上有沒有人死掉,太陽就會照常升起,只要你選擇活,你又能說什么呢?

看這部電影雖然沮喪即便傷心我心荒蕪 不住旁人英文,但更被孩子們的童真與幸福動容。

而這正是導演力求達到的,影片中孩子不在了,沒有一個孩子哭鬧;小雪死了,沒有一個人哀嚎;是枝的克制于此可見,最不需要克制的或許是讀者了吧,孩子們這種最普通的開心不少人得之輕而易舉,但它們應對生活的勇敢,卻少有人擁有。

看到這部影片,是枝的15部導演新作我終于看了將近一半。

隱忍、克制、美永遠是他的關鍵詞,感覺是枝是在真正記錄這個世界,他的電影中美和痛依然相伴,正如這個世界本身。

他總是用一些重復、細節的鏡頭告訴你、引導你,你該去看到哪些,對他不明說,個中滋味自己感受。

現在再來提問那些經典的疑問:“你覺得藝術是緣于生活而是高于生活?”

生活本來就是一門藝術,你展現它、解讀它、企圖用一種名為“藝術”的方式表達它,但你卻看到千古年來,人們所謂的戲劇與生活只是是一件事情,他們經常所做的就是生活本來而已。

文/3號亞利杰人

圖/來自網絡

幸 哉

本文來自互聯網,由機器人自動采編,文章內容不代表本站觀點,請讀者自行辨別信息真偽,如有發現不適內容,請及時聯系站長處理。

    波克捕鱼小米版下载